「Ring」


——————

“叮——”

早晨的闹钟声总是那么刺耳,银八捂着怀里人的耳朵,关掉了烦人的声音。

轻轻地抽出麻掉的半边手臂,他起身时不小心带动了被子,于是睡梦中少女的酥胸半露在眼前。她白皙的皮肤上星星点点,是昨晚欢愉过后留下的印记。银八不自觉地咽了口水,低头吻了上去,大手摸索着正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冷不防被人一脚踹下了床——

“三三,再磨蹭一会要迟到了阿噜。”神乐拉了拉被子,撑起头,冷眼看着趴在地上的银八。

“呵…呵呵,偶尔迟到没关系的啦。”

银八揉着被踹的屁股干笑着。死丫头,这几年力气又见长了。

“我说了让你睡客厅的吧?居然敢偷偷跑上床?”

所以昨天晚上一脸享受跟我翻云覆雨的人是谁?

“也不知...

2015-11-26

「*3Z」


——————

*3Z

放学后的银魂高校显得格外吵闹,班级前的走廊上挤满了回家的学生,然而有一道红红的小身影却朝着与人群相反的地方走去。

“说什么课后补习只是想光明正大的约会吧这个臭天然卷大叔。”神乐一边小声骂着某动机不纯的大叔却一边还是背着书包往办公室方向走去。

“报告。”

“嗯,带上门。”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

神乐嘟嘟囔囔地关了门,正准备走到某人的办公桌边,谁知道一转身正好撞进一个怀抱,淡淡的烟草混合着草莓牛奶的味道,两只手臂圈紧了她。

鼻子撞得好痛。

“做什么啊银…八老师!”神乐惊得想挣脱出来,却被圈得牢牢地动弹不得:“会被看到的啦快放开我阿噜!”只得埋在他怀里小声地提醒说。

“都被...

2015-11-20

「VIP」

——————

“帕比,要背背。”

“不可以。”

“呜…为什么?”

“因为那是妈咪的VIP专座。”银时抱起向自己伸出手的银发小不点笑着解释说。

———————

———————

By- Gun.

2015-11-16

「醋昆布和巧克力」


——————

大江户超市里,货架前的一对卷发父子格外惹眼。

    “帕比好偏心。”坐在肩头的橘发小卷毛扯着爸爸的银卷毛不满地说。

    “吵死了,不就是没给你买巧克力嘛。”银时提着装满东西的购物篮,懒洋洋地驮着儿子挑选货物。

    “说起来不还是怪你,要不是你这小鬼翻出老爸我的私房钱被没收,现在你已经跟巧克力小姐一起嗨上天了。”

    “可是帕比还买了这么多醋昆布啊!妈咪给你的钱明明只够买鸡蛋和火锅材料的!”

    “喂喂,那是老爸我今天打小钢珠赢的,买了醋昆布还要留...

2015-11-13

「酒」



——————

“呐呐小银,我想喝酒。”

趴在沙发背上盯梢的神乐看着喝得醉醺醺却依然被陪酒女宰得乐呵呵还高喊继续的酒客们,突然好奇这能让人乖乖听话的东西。

“说什么呢臭丫头,”银时回头轻拍了下她的脑袋:“我说过吧,小孩子只能喝红牛C。喏,今天破例给你喝两罐。”

“不要阿噜!”神乐叉着手背着银时:“红牛C喝太多已经尝不出味道了阿噜。况且人家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了才不是小孩子,只是想体验一下喝酒的感受嘛!那些酒客还有小银你,沾了酒就是一副开心的样子呀阿噜!”

“真是麻烦…喝酒的感受么?”银时抓抓头发:“喂。”

“干嘛。”神乐鼓鼓嘴。

“你不是要体会喝酒的感受嘛。”桌上的红牛C被拿起一罐。

“你是...

2015-11-11

「你的名字」

——————

【我一直自信满满地以为,你就是我的,你就是粘着我怎么会走呢,那个整天把小银挂嘴边的,那个学我抠鼻子抓脚丫荤段子讲得比谁都溜的,那个只要三条醋昆布就能收买的家伙,那个满口说着要永远留在万事屋的笨蛋,就要变成别人的新娘了。丫头啊,阿银我,可是当真了啊。】

大红色的请柬静静地躺在办公桌上,新娘的烫金名字被余晖照得发光。

他从来不知道,比刀子插在心口上更疼的,原来是“神乐”这两个字。

———————

———————



By- Gun.




2015-11-08
1 / 2

© 滚。 | Powered by LOFTER